晨宇新媒网
首页
当前位置 :首页 > 抖音运营技巧 > 文章详情

18 万黑产账号被封,为什么抖音的产品那么难?

作者:晨宇新媒网 点击:57 发布时间:2021-01-06 10:04

今年 10 月份,网络上出过一个「假靳东事件」,可能有人知道这个事儿。

事情也很简单,有人在短视频平台上通过伪造靳东的照片和名字进行骗粉,然后转化为直播带货的韭菜。

受害者大多是中老年女性,她们以为靳东对他们有好感,还表白承诺很多东西。

进一步,只要这个号开直播带货,大妈们绝对买单。

而假冒靳东的账号通过声音和图像处理,制造了一种假象。

可能在大部分人看来,这种事简直太扯了,也太假了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信呢?

其实你去探究这群人的心理诉求,也不难理解她们为什么会被骗。

事件爆发后,靳东工作室立马发了声明说这不是靳东本人,靳东也没有开过这样的号。

同一时间,抖音团队也很快在产品上做了干预调整。紧急上线了用户搜索提示,用户搜索对应关键词的时候,提示预警信息。

此外,抖音通过信息比对,召回了 5000 多个疑似假冒靳东的账号,处理问题视频 195 万条。

还没完,根据抖音团队公布的数据,平台总共封禁了仿冒名人的账号 18 万个,处理问题视频 400 多万条,数量非常庞大。

为了处理和应对这样的问题,这里面涉及的产品逻辑、运营治理以及处理策略,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完成。

如果你是抖音的产品经理,会如何应对?

其实上面提到的这个案例就是典型的「黑产」,可能很多读者对这个行业不了解。

但是,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且成熟的产业链,很多产品都有专门的团队来跟他们对抗。

根据中国信通院《移动数字金融与电子商务反欺诈白皮书》发布的数据,仅 2019 年,黑产从业人员就超过了 500 万,这比产品经理的从业者都多。而且,涉案金额达到千亿级别。

据我在抖音的一个朋友介绍,为了迎战「黑产」,抖音安全中心的团队规模就有上千人。

有句话这么说,哪里有流量,黑产就往哪跑。

前面提到的「假靳东事件」就是典型的黑产,他们的逻辑其实也不复杂。

这批人通过「养号」的方式培养一批仿冒明星的号,比如「靳东1」、「靳东粉丝会」这样的号,然后再去找一些靳东的视频进行处理后发布。

再通过投放或者主动推广的方式吸引粉丝关注,目标人群基本也比较聚焦,以中老年女性为主。

接下来,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收割粉丝,骗取粉丝的同情和关注,然后跑路。很多人一买就是几千上万,而且心甘情愿给钱。

看到这,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些人不去做产品经理有点可惜了。聪明不用在正道上。

除了这种仿冒明星之外,「黑产」的形式还有很多,例如杀猪盘、羊毛党、色情导流等。

很多人在抖音上可能见过评论区里有一些评论带有链接,点击之后就会被导流到其他网站或是线下完成交易。

这种就是典型的把抖音当做流量获取地,然后转移到其他平台去交易。

这些做「黑产」的人通常都有专业的工具和技术,例如云手机、模拟器以及群控设备等,他们的效率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一天甚至都可以直接发布上百万条信息出去。

其实类似的操作在很早之前就有,比如早年就有人在 QQ 上注册一些假明星的账号并疯狂加人,然后通过各种方式骗人转账汇款什么的。

「黑产」存在已久,有利益、有流量、有信息不对称的地方,就一定有「黑产」出现。

包括你们用的各种产品的注册信息,你以为很安全,很有可能被「黑产」团队通过技术攻破盗取,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。

别小看他们的技术,其实是非常专业的。

他们拿到数据后,按条标价售卖,通常都是几万条起卖,单条价格非常便宜,便宜到几毛钱一条。

数据的完整性,让人后背发凉。

这种团伙一般都是跨平台作案,他们不会在一个平台上完成全部流程,而是利用不同平台的特点进行交易。

比如,在抖音获取流量,然后去淘宝等带交易属性的平台付款,或者转到线下。有些见不得光的还会通过一些匿名工具或者虚拟货币交易。

回到前面的问题,面对种类繁多且场景复杂的「黑产」,如果你是抖音的产品经理,你会怎么做?

在我看来,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功能设计问题,而是一个平台治理问题。

前几天,我和抖音的朋友聊天,就谈到他们内部的一个安全治理团队,配置很全,包括安全运营团队、风控产品团队、风控研发团队等,规模不小,目标就是整治「黑产」。

风控产品团队研发的各种产品策略接入了抖音的上百个业务场景中,比如帐号注册、 视频发布、评论等等。

我仔细了解了一下,发现这真的是一个复杂工程。

就以前面提到的「假靳东事件」为例,在产品层面可以做的工作就有很多。

比如,增加用户资料仿冒名人审核机制、专审队列、实时拦截策略,这些都是产品逻辑,在功能表现层不会体现。

还有,上线用户投稿仿冒名人的实时拦截策略,以及搜索模块高危账号屏蔽过滤功能。

另外,针对特定的中老年群体,上线私信提醒功能,在风控被触发时发出及时的消息提醒。目的都是保护用户的基本权益。

这还只是其中一个案例,如果应对那么多人群、场景以及手段的具体 case,背后的攻防战可见一斑。

除了在产品和技术层面的治理,同时也需要人为运营干预,这是人和机器的相互协同。

通过日常巡检以及内容审核,将技术发现不了的内容识别出来进行单独处理,光是内容审核和处理团队,也是一个不小的规模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骗子一直有,上当的人也一直有。最重要的还是用户自身的意识,加强用户教育和知识宣传也很重要。

正如我之前说的,简单产品的背后一定是复杂的系统和机制。

据我了解,抖音内部有一套「鲨鱼反欺诈系统」,通过人工智能和数据在产品的各个环节进行识别和判断,精细化程度非常高。

比如当「黑产」在注册账号、发布评论以及内容时,系统就能自动识别出风险,进行及早干预。

当然,这项工作远远不是一个平台的事,就像前面说的,现在的「黑产」都是跨平台作战,哪里有流量,他们就去哪。

这不是一个小工程,尤其是在产品和系统的完善上。所以你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这样的团队会有这么多人了。

打击「黑产」的路,漫长且艰巨。